如何抚慰中国上万个失独家庭之痛 专家称唯有代孕再“生”

    失独家庭,是指独生子女死亡,父母不再生育、不能再生育和不愿意(或不够条件)收养子女的家庭。这些失独者的年龄大都超过50岁,已失去再生育能力,等不到的未来,看不到的尽头,就这样一直深陷丧子之痛的情绪里,久久不能走出。如何抚慰中国上万个失独家庭之痛  专家称唯有代孕再“生”,下面深圳代孕网小编给大家做下详细的介绍。


  失独 是无法言说的


  “我想再当母亲,能有个完整的家”,这是一个失独母亲心中的呐喊。


  “房间的布置还和小霖在的时候一模一样,这么多年,一直没有变过。”谈及儿子,丁利华红着眼睛,嘴唇发抖。今年距儿子陈霖因病离世,已过去了整整13年。


如何抚慰中国上万个失独家庭之痛  专家称唯有代孕再“生”


  今年54岁的丁利华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。丈夫老实本分,自己勤勤恳恳。然而,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破了这一切。那年,她突然发现5岁的儿子走路磕磕绊绊,行动能力比同龄孩子要差。带孩子去医院,医生诊断为进行性肌营养不良。


  丁利华和家人开始四处求医问药,家中积蓄也全部花光,但儿子的病情还是恶化了。丁利华心力交瘁,丈夫也因承受不了巨大的生活压力,向丁利华提出了离婚。孩子虽被法院判给了丈夫,但丈夫并没带走他,孩子仍然跟着丁利华生活。


  面对一系列变故,这位坚强的母亲没有放弃。她说:“那个时候日子很难,孩子和我就是彼此的依靠。” 令人遗憾的是,虽然丁利华尽了最大努力,但陈霖的身体依然一天比一天虚弱。2006年11月,刚过完18岁生日的孩子还是离她而去。


  儿子去世那年她一下子苍老了,如今已满头白发,脸上皱纹也越来越深。对丁利华而言,儿子走的那年就是人生一场噩梦,可她一头扎进梦里,却再也醒不过来。“我精神崩溃,整晚整晚失眠,脑子里都是空白。总感觉他没死,只是出远门了。每天我会做一大桌菜,等他回来吃饭”。


  老房子里随处可见儿子的生活痕迹。整洁的床铺,干净的家具,儿子生前用过的收音机,房间陈设从儿子走后便一直没有变过。儿子用过的玩具和书籍被丁利华用盒子收起来,照片放在随手可拿的地方,想儿子的时候就拿这些东西出来看看。“儿子离去后,这种精神上的残疾,余生已难治愈”。


  “等我老了、病了,怎么办?”丁利华告诉记者,她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在要一个孩子,能再当一次母亲……》》》推荐文章:代孕—弥补失独家庭心灵创伤的良药



  【延伸阅读】


  丁利华的案例告诉我们:如何抚慰失独家庭的痛,我想也唯有孩子才能让他们忘却伤痛,虽然有一部分人也可以接受领养,但是80%以上的失独家庭还是希望可以有一个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孩子,但是这些失独者的年龄大都超过50岁,已失去再生育能力,试管代孕的出现无疑是他们延续血脉的唯一途径。


失独家庭代孕—坤和助孕中心


  深圳代孕网指出:代孕实际上是对不孕夫妇生育权的尊重,生育权是基本的人权之一,生育方式选择权是生育权的基本内容之一,从生育权来讲,是不应该非法剥夺不孕夫妇通过代孕技术获得子女的权利。


  权威人士表示,代孕母亲也可以得到人们的尊重。从2001年到现在已经15年了,对于代孕的技术、伦理和法规都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,一些国家和地区已经允许代孕,比如台湾地区也经历着从全面禁止到逐步开放的过程,2005年就明确了无偿代孕的合法性。应该说整体趋势是对代孕从歧视到理解,从禁止到部分开放,再到开放。


  小结:我们无权剥夺任何一个人的生育权利,对于失独家庭来说,如果双方都想要孩子,但是女方已经丧失生育功能,男方还可以生育,而男方不愿意领养,这种情况只能选择离婚再重新找一个人生孩子,难道这就是中国政府所想要看到的吗?代孕不该禁止,而是需要政府出台一些政策进行规范化管理,小编也相信代孕会有开放的一天。


上一篇:高龄失独,供卵试管婴儿让51岁的她找回久违的快乐
下一篇:失独家庭欲再生一女 在坤和重塑新“生”
13年品牌沉淀 坤和·因孕而生
助孕中心资讯热点
供卵试管婴儿医院新闻热点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