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高龄老夫妻花65万代孕生子陷法律风波 代孕机构该如何选择

    袁武和金梅(均为化名)是新疆阿克苏人。1999年,均有过离异经历的两人重组家庭。那一年,袁武51岁,金梅33岁。这对再婚夫妻此前各有一个女儿,其中,袁武的女儿已经成家,金梅的女儿年纪也大了,跟着他们生活。2002年,夫妻俩迎来他们爱情的结晶——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。夫妻恩爱,高龄得女,袁武和金梅认为,这个女儿是上天馈赠的礼物,把她视为掌上明珠。然而好景不长。2014年,袁武驾车带着妻子和小女儿外出时,遭遇严重车祸。夫妻俩不同程度受伤,12岁的女儿当场死亡…这也为后面夫妻二人找代孕做了铺垫,具体事情经过,广州代孕网小编给大家做下相关的介绍。


  袁武和金梅几近崩溃,像是心上被剜掉了一大块肉,人生陷入无尽的痛苦和空虚。就连手机里保存的女儿照片,他们也不敢轻易翻看。


超高龄老夫妻花65万代孕生子现法律风波 代孕机构该如何选择


  为弥补遗憾四处求医


  经历了一年多的沉沦后,袁武和金梅仍然无法走出悲痛。两人的退休金本就足够日常生活,加上他们之前耕种的土地被政府征用,得到了不菲的补偿款。尽管衣食丰足,夫妻俩却觉得人生缺少希望,没有值得寄托的未来。2016年,他们决定再生一个孩子,弥补失去爱女的遗憾。而此时,袁武68岁,金梅50岁,自然受孕的几率极小。于是,他们走上了漫漫寻医求子路。


  金梅经常在网上搜寻有关不育不孕的信息,通过电话联系治疗机构,再实地前往就诊。2016年底,夫妻俩到北京一家医院就诊。医生告诉他们,金梅因身体原因,卵子无法受精形成胚胎。夫妻俩十分失望。这时,北京一家名为“喜得尔”的公司主动联系金梅,称可以帮助他们。原来,“喜得尔”公司从金梅留在网上的信息找到了她。经过几次接触,袁武和金梅才得知,这家公司是代孕机构。虽然知道代孕是违规行为,但求子心切的夫妻俩,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
  花费65万元求代孕儿


  袁武和金梅也曾考虑过抱养一个孩子,但又担心孩子长大后得知自己的身世,与他们产生隔阂。而选择代孕,毕竟他们与孩子存在血缘关系,旁人也难以知道实情。于是,2017年3月,袁武和金梅与“喜得尔”公司签订了一份助孕协议。

超高龄老夫妻花65万代孕生子现法律风波 代孕机构该如何选择


  该协议约定:“喜得尔”公司采用袁武的精子,然后提供几名女子,由夫妻俩选择一人捐卵,再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培育成胚胎,移植到代孕女子的子宫内。袁武和金梅需一次性向“喜得尔”公司支付65万元,之后就可以安心等待孩子出生。孩子的出生医学证明上,父母将分别填上袁武和金梅的名字。


  然而事情发展到后面,却与原先的承诺有极大的偏颇,比如袁武的精子质量也不行,需要找捐精者,而代孕妈妈在后期甚至提出提前剖宫产的说法,虽然最后平安生下了男婴,但是出生证明孩子父母的名字却是袁武和代孕女子的名字,而代孕公司也并没有给出合理的说法,因为孩子与夫妻二人并无血缘关系而陷入了法律风波之中。


  看到这里,相信很多人的想法可能都会觉得事情的起源归根结底是代孕引起的,如果没有代孕,那么也不会有后续的这么一系列的风波。但是在广州代孕网小编看来,是夫妻二人在选择代孕公司上出了问题,夫妻二人因为求子心切,在没有了解代孕公司实际情况下,就与该代孕中心签订了协议,这个是盲目的阶段,而夫妻二人本身也对医学这块并没有太多的了解,最后有了一个和自己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不说,最后连孩子的所属权都成为了一大问题。

广州坤和代孕-10年专业代孕经验

   广州代孕网小编觉得,广大需要代孕的家庭或者是朋友,在选择代孕机构之前,首先需要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做个了解,其次是对代孕的流程有一定的了解,再者需要进行实地考察,这里重点可以考察一下实验室、胚胎培养室以及代妈的居住环境等。以免后面觉得与介绍描述不符,导致心理极大的落差,引起后期不必要的麻烦。


   广州坤和代孕中心,10年专业代孕经验,年均客户周期数400例,致力于为每一个家庭完成生育健康宝宝的夙愿。更多详细问题,可以在线咨询我们的客服,客服会根据你的问题给予一对一专业的解答。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