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龄夫妻找非法代孕孩子抚养权成难题 浅谈几大需要注意的代孕细节

   袁武和金梅(均为化名)是新疆阿克苏人。1999年,均有过离异经历的两人重组家庭。这对再婚夫妻各自都有一个女儿,但是两人考虑家庭的完整性,在2002年夫妻二人又再得一千金,这是他们共同的爱情结晶。高龄得女,二人把女儿看做是掌上明珠,然而好景不长,2014年,袁武驾车带着妻子和小女儿外出时,遭遇严重车祸。夫妻俩不同程度受伤,12岁的女儿当场死亡…这也为后面夫妻二人找代孕做了铺垫,具体事情经过,福州代孕网小编给大家做下相关的介绍。


  女儿的离世给夫妻二人沉重的打击,虽然都有孩子,但是还是还是无法弥补两位老人心情的痛苦。

高龄夫妻找非法代孕孩子抚养权成难题 浅谈几大需要注意的代孕细节

  为弥补遗憾 急于求医落入代孕陷阱引风波


  经历了一年多的沉沦后,袁武和金梅仍然无法走出悲痛。两人的退休金本就足够日常生活,加上他们之前耕种的土地被政府征用,得到了不菲的补偿款。尽管衣食丰足,夫妻俩却觉得人生缺少希望,没有值得寄托的未来。2016年,他们决定再生一个孩子,弥补失去爱女的遗憾。而此时,袁武68岁,金梅50岁,自然受孕的几率极小。于是,他们走上了漫漫寻医求子路。


  金梅经常在网上搜寻有关不育不孕的信息,通过电话联系治疗机构,再实地前往就诊。2016年底,夫妻俩到北京一家医院就诊。医生告诉他们,金梅因身体原因,卵子无法受精形成胚胎。夫妻俩十分失望。这时,北京一家名为“喜得尔”的公司主动联系金梅,称可以帮助他们。原来,“喜得尔”公司从金梅留在网上的信息找到了她。经过几次接触,袁武和金梅才得知,这家公司是代孕机构。虽然知道代孕是违规行为,但求子心切的夫妻俩,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
  花费65万元求代孕儿


  袁武和金梅也曾考虑过抱养一个孩子,但最终还是放弃了,一次偶尔安他们想到了代孕,于是便开始寻找代孕公司,想着靠代孕来生一个孩子,几经搜索,选择了北京一家代孕公司,在确定签约后,代孕机构与夫妻二人签订了合同,合同上规定:“喜得尔”公司采用袁武的精子,然后提供几名女子,由夫妻俩选择一人捐卵,再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培育成胚胎,移植到代孕女子的子宫内。袁武和金梅需一次性向“喜得尔”公司支付65万元,之后就可以安心等待孩子出生。孩子的出生医学证明上,父母将分别填上袁武和金梅的名字。夫妻两也同意了该代孕公司合同上的要求。


  然而事情发展到后面,却与原先的承诺有极大的偏颇,比如:袁武的精子质量也不行,需要找捐精者,而代孕妈妈在后期甚至提出提前剖宫产的说法,虽然最后平安生下了男婴,但是出生证明孩子父母的名字却是袁武和代孕女子的名字,而代孕公司也并没有给出合理的说法,只是一句“女方不符合生育标准”搪塞了过去。而从法律上来说,夫妻二人与孩子并没有血缘关系,因此孩子的抚养权也成为了一个极大的问题。


  因为国内对代孕这块并没有相关的法律规定,因此如果选择不正规的代孕机构,后续可能造成极大的麻烦,而袁武和金梅则是很好的例子。事实上,一些虚假代孕公司在开始就可以从一些细小的地方识别出来。下面就拿上述的案例给大家简单的做个分析:


  问题1.本案例最大的问题在于:在代孕机构要求一次性付清代孕金额时,夫妻二人也同意了,一般正规代孕公司会将款项分为四个阶段付清,而夫妻二人急于求成,也为后面的法律风波埋下了伏笔。


  问题2.案例中夫妻二人都属于超高龄,在寻找代孕前,应当首先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做详细的了解,同时也要对代孕的流程做相关的了解,而不是到后面合同签订之后被告知男方精子质量不合格,被迫只能使用捐精者,一般情况下,在进入代孕周期前,夫妻二人均需做身体测评。


  问题3.案例中夫妻二人对代妈的实际生活并不了解,就直接定下了代妈,并安心回家,而让虚假代孕机构有机可乘,才会出现后续的代孕妈妈不足月就想剖宫产,一般情况下,需求者应当参观代妈住所,并对代孕妈妈进行面试,包括品行等各个方面,很显然该对夫妻并没有做到。


  问题4.出生证明  合同中承诺是写夫妻二人的名字,结果却换成了老公跟代母的名字,这种一般是需要在确定后才付第四阶段的费用,而这又得绕回到第一个问题,就是一次性付清的费用,导致客户丧失了主动权。


   以上就是福州代孕网小编给大家整理的代孕过程中的细节问题,案例中都有提到,除此之外,在确定代孕机构的过程中,还需要对代孕机构的实验室、胚胎培养室、手术室等做好实地的考察,签订合同时需认真阅读每一个章节,以免被不法代孕机构钻了空子。

高龄夫妻找非法代孕孩子抚养权成难题 浅谈几大需要注意的代孕细节

  福州坤和代孕中心,10年专业代孕经验,年均客户周期数400例,致力于为每一个家庭完成生育健康宝宝的夙愿。更多详细问题,可以在线咨询我们的客服,客服会根据你的问题给予一对一专业的解答。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