▶▷ 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

谁来抚平失独家庭的伤痛?试管婴儿也许是最后的希望!

谁来抚平失独家庭的伤痛?试管婴儿也许是最后的希望!

 

在中国,有这样一群人,当年响应国家计划生育政策,却在中年遭遇独子夭折,这些人有着一个共同的身份——失独者。在“白发人送黑发人”的灭顶之灾面前,又该如何度过接下来的人生……中国失独家庭超百万计划生育光荣一时却孤苦一时。

据有关部门统计,我国每年1530岁独生子女死亡人数约7万人,每年新增失独家庭7.6万个,目前至少有100多万个失独家庭,随着我国社会老龄化程度的加剧,失独现象已经成为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社会问题。

blob.png

 

计划生育取得巨大成就的背后,是千千万万个家庭的奉献。在很多父母的眼里,孩子一直是家庭生活的全部理由与希望,一场变故,使这样的理由与希望骤然化为乌有,这该是多么大的打击?除了情感的煎熬,这些失独者们还要面临生活缺乏照料、老无所依以及难以言说的精神痛楚。面临晚年困境——失独者,路在何方?

尽管政府出台了多项政策给予这些失独家庭经济关怀,但失独引发的连锁反应仅靠物质是弥补不了的,他们最大的痛苦是老无所依的困境以及精神上的孤独。

一位作家曾在书中写道:“我们没有理由去阻止众多高龄孕妇补生孩子的执着,因为只有重新获得孩子,才能修补她们心灵深处的创痛;也只有重新获得孩子,才能使她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将生活的信心重新拾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

试管婴儿 或许成为失独家庭最后的希望 

常见的试管婴儿成功案例:

“以前盼星星盼月亮,希望政策放松能再生一个女儿,没想到还没等来二胎政策,却迎来了一场意外,那场车祸让我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孩子。”20151020日,家住武汉的李阿姨遭遇了人生之中最大的打击,一场车祸夺走了她21岁儿子的生命,一年以来,李阿姨一直以泪洗面,为了能够“拯救”自己失独的命运,李阿姨打算再要一个孩子,但是经过医院的反复检查确认后,她再次面临一个残酷的现实,由于自己的年龄问题,卵细胞已经无法达到成功受孕的标准。

当绝望的她得知有一种名叫“试管婴儿”的技术时,在经过反复思考后,“借卵生子”这四个字出现在她的脑海里,既然自己卵子不行,能不能通过医院在借用她人的卵细胞再生育呢。最终李阿姨选择了来到澳门坤和代怀孕中心,2017年,50岁的李阿姨倾尽所有终于怀孕,再次为生活带来生的希望。

  

blob.png

现年63岁的郭敏(化名)是一名失独母亲,而她的一对龙凤胎孩子还不到10岁。她是在56岁时,冒着超高龄产妇的危险,通过试管婴儿生下了这对龙凤胎。在她59岁时,老伴又因脑梗塞而行动不便,于是她一个人艰难地抚育着两个稚子。这对龙凤胎孩子既是她的希望,也是她甜蜜的负担。

51岁时痛失独女,一则新闻让她重拾希望

郭敏51岁时,24岁的独生女因车祸去世,郭敏一夜白头。一条“日本60岁女人生了孩子”的新闻让她看到了希望。冥冥中,对人生已经绝望的郭敏似乎又看到了希望。她说:“她60岁都能有孩子,我比她小,肯定能有孩子的。”一开始,郭敏只想要一个女儿。跟老伴提起自己的打算,老伴开始是反对的,怕她年龄大生孩子有危险,但是后来看到郭敏执意想要,老伴也就同意了。

两次试管终成功,喜获龙凤胎

郭敏决定接受试管婴儿手术,前后做了两次,第一次在第19天时意外流产,第二次她成功了,而且是三胞胎,不过后来又流掉了一个。20095月,在大女儿去世的第四年,郭敏经过剖腹产生下了这对龙凤胎。

56岁生子刷新北京地区超高龄产妇上限

56岁时的郭敏两次尝试试管婴儿,生下这对龙凤胎,这个年龄刷新了北京地区超高龄产妇的上限。她的事迹从2015年就被各大媒体报道,现在不少好心人知道她和俩孩子的故事后,给她提供了不少帮助。郭敏说,孩子是自己的一个情感寄托和精神依靠。以后自己动不了了,孩子还得自己活。对于高龄生育这件事,她从未后悔过。


14年品牌沉淀 坤和·因孕而生
助孕中心资讯热点
供卵试管婴儿医院新闻热点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